绍兴光辉制版违规排污 渔民无奈掏钱给排水管戴

 新闻资讯     |      2018-08-14 23:58

  在很多年以前,这些厂里只注重经济效益,而直接把污水排到河里,再到后来,为了保护环境,搬迁的搬迁、整治的整治,不少的企业已经不再向河里直接排污水了。但是我们听说,在这里竟然还有一家在排。

  绍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萧大队长:“我们这里没有接到过啊。你们是投诉到哪里的啊?(12369)我们没有接到过。”

  如此模棱两可的回答,坚决不带记者去看出水口的态度,让我们坚信酸水正是从光辉制板排出去的。随后我们向绍兴县环保局举报了这家企业。可得到的答复却让人大跌眼镜。

  绍兴光辉制板厂工作人员:“我们排水很少的,我们有自己的水循环使用系统的,(你们到底有没有水循环呢?)这个说有也有的,说没有也可以没有的,反正我们自己挖了一个。”

  当地一位不愿意露面的举报人称,这几个出水口都是从绍兴士林印染有限公司的厂方里出来的,据他们目测,就光这几个小出水口,每天都有数吨的污水会直接排放到鉴湖里去。那如何来鉴别这些水到底有没有问题呢?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测试这些水的酸碱度,为了方便调查,我们还带上了最直观的测试工具——PH试纸。

  叶师傅和妻子在鉴湖流域湖塘村桥底下承包了一块小鱼塘。他们说,农民是靠天吃饭,而他们则是靠鉴湖水吃饭,如果鉴湖水质不好,他们的收成会明显下降,最严重的是还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死鱼现象,这一亏可就不是个小数目。

  在打这两个电话的时候,说实话当时的感觉就是无奈又想笑。我们的举报人说,对12369的投诉电话他们很早以前就拨打了。而12369的工作人员也告诉我说,已经接到这样的投诉了,也已经向辖区的监察大队反应过了。可为什么到了监察大队这边这条投诉的脉络就断了呢?监察大队就不接头呢?是技术问题还是故意为之呢?咱们不去猜测,好,既然你没接到投诉,那我重新跟你投诉,给你几天时间,让你把这个事情查查清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继续走访了湖塘街道一带的村民们,以养鱼为生的叶师傅对于这些还在往河里排放污水的企业那可是一肚子的苦水啊。

  朴实的叶师傅说,去年死鱼也许不完全是因为水质的问题,但周边企业往河里排污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对他养鱼造成的影响也是毋庸置疑的。而他也以为用围栏围上这些出水口,挡住那些漂浮物起码能改善不少水质,他的鱼也能养的更好。于是投入不少成本在周边的一些出水口围上了用塑料薄膜和丝网做成的围挡。

  叶师傅开着他的小船带着我们来到了河面上。说到这鉴湖流域的企业向河里排水,叶师傅说的最多的就是三个字,“没办法”。而让我们最意想不到的是,那些企业排水的口子都围着的栏杆,原本我以为是企业为了不让污物进入河流而坐的,但最后叶师傅告诉我们说,这些都是他做的。

  酸碱度测试中,数值越小,水的酸度就越大。拿大伙都知道的盐酸来说,他常温下的酸度值是2.而今天我们调查的这个排水口正在堂而皇之的向河里排放着酸度值在3左右的污水。按照国家相关规定的要求,允许直排的水的酸碱度值应该在7到9之间。从这一点来看,这家企业正在违规排放污水。为了弄清楚这个出水口到底出自于哪里,我们来到了这家名为绍兴士林印染厂里。

  叶师傅:“不围的话,鱼要死的。(就是这个水出来,让你的那些鱼死掉的是把)是的,去年死了不少(死了多少呢)死了毛四万斤,(一斤多少钱呢)一斤2块多,(相当于7、8万块钱)(那你围一个这个要多少钱?)2000多一个吧,没办法(那像这样围一个,那边还有好几个,你投入的成本岂不是很大吗)那有什么办法呢?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那你有没有跟相关部门反映过呢?)反映过,没用的。”

  这段时间我们经常聊的一个话题,就是现如今这天气怎么就变化无常呢?忽冷忽热的,经常搞得大伙有些措手不及。我们经常在开玩笑说,地球真的怒了。而极端自然灾害的一次次侵袭,似乎更坚定了我们这样的想法。无论是墨西哥、印尼,甚至是我国唐山的连续地震,还是我国西南地区的大旱。这也许都是大自然向人类的声讨。声讨我们忽略了对于自然的环境。说到保护环境,大伙都在说我们已经很努力很注意了呀。可就是一些没有良知的企业主依然在做着违背保护自然环境的生产经营。

  经过一番调查,我们发现绍兴士林印染厂里排放的冷却水的酸碱度基本在7到9之间,那那个酸碱度只有3的出水口到底来自于哪里呢?正当我们的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我们发了一个厂中厂,绍兴光辉制版有限公司的车间。这个车间位于士林印染厂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举报人说,酸水就是从这个车间排出的。

  叶师傅和他的邻居们也说在接受我们采访会带有一定的主观倾向,毕竟谁不愿意家门口的那条河流更清澈更干净呢?